且行且珍惜


我和胖子结婚四年了,我们的女儿都三岁了。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头发微秃,身材臃肿的的男人。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结婚,也许是为了给孩子上户口,也许是为了多个人帮忙养孩子,也许是为了让父母放心。我的理智告诉我。我必须维持这段婚姻,因为我的孩子需要父亲,我需要段婚姻来安抚父母。辛好他是一个建筑工程师,常年在外,一个月才回家一次。

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,我就知道是胖子回来了,心里有点不情愿,还是上前和他打招呼,你怎么回来了。他笑着说,这几天工作不忙,回来看看你们!

一进门女儿妞妞就冲进他的怀里,叫嚷着:大胖爹,回来了。他抱住妞妞,亲亲脸蛋问妞妞:有没有想大胖爹啊。然后父女两个嬉闹着就腻歪在一起。

看着他们腻歪在一起我就很恼火,明明是我一个人带大的孩子,却好像和他更亲。气愤之余,我就和他吵了起来,没事你干嘛又回来,不是跟你说了没事不要回来,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

雨夜,雨水落在楼下铁皮瓦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。屋里的争吵声惊得楼梯里的声控灯一闪一闪的。

不知这是第几次和他吵架了。他看我生气,就借口去厨房做饭了,我顿时觉得无趣,连和他吵架都吵不起来。他是那么木纳,呆板。我觉得我们没有一点感情。

晚上,我和孩子睡一个房间,他自己睡一个房间,等孩子睡着了,我在想要不要去找胖子一起睡,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着了。不知不觉陷入一个奇怪的梦里:

我平时要照顾孩子,还经营着一家包子店,包子店里有四个员工,平时和我最熟的是李姐。

她在微信上和我说,小许啊!你知道吗?隔壁开了一个茶楼。今天就要开业了。我说没事,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意的。最近的包子店的生意也不好,一天下来除去成本就没多少了。

初春的早晨阳光微暖,微风徐徐,我带着女儿去包子店收账。女儿看见茶楼的房檐下挂着一个鸟笼,里面有一对小鸟,叽叽喳喳的叫着,她一只手指着,一只手扯着我的衣角,嘴里说:妈妈你看那小鸟多漂亮啊!我走过去想拉着女儿回包子店,这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,对我说,你是隔壁包子店的老板娘吧!我说是啊。

他急忙说老板娘,既然来了就进来喝杯茶吧。还没等我开口,女儿就溜进了茶楼。我连忙跟了进去。走进茶楼看向里面装修的很古朴典雅,红木的置物架上放着精美的瓷器。前厅放着木质的茶桌。我看见角落里还有一个鸟笼里面也有一对小鸟,女儿在那逗弄着。

我们坐在一张茶桌前,看着他娴熟的洗茶,冲茶。然后递给我一杯,我抬起头正好对上他那双桃花眼,不由心神荡漾。他问我,老板娘贵姓?我说我姓许。他说我叫张明,你女儿真可爱呀几岁了。我抿了一小口茶说,三岁了。

他:“怎么没见过你老公啊?”

我:“他在外地工作。”

他:“你这包子店生意怎么那么好。”

我笑了笑说:“一个两块钱就能吃饱。你这茶一杯少说也要十块钱。这里的人比较务实。”

他笑了笑说:“老板娘真是风趣啊。”

我突然意到不该和陌生人说这么多,就借口说家里有事,带着女儿仓皇的离开了。

几天后的一个早晨,我婆婆打电话说想孙女了,我就把孩子送到老家,让婆婆带几天。我又不放心店里的事,就回来了,等忙完已经下午了。

我出了店门,看见那个男人站在房檐下逗弄鸟儿,夕阳下他的影子拉的老长,看见我出来,就向我打招呼,老板娘忙完了?

我说是啊,准备回去呢。

他说累了一天了进来喝杯茶吧。我也不知为什么就跟他进了店里。坐下来就和他聊了起来。

我问他,怎么想起来在夜市街开一个茶楼?他说父亲是开公司的,以前在父亲的公司里上班,因为不习惯公司里的应酬,所以才开个茶楼,不求挣钱,图个自在清闲。

“真羡慕你,可以这样悠闲的生活。不像我一个人忙里忙外。也没人帮个忙。”

“你老公不帮你吗?”

“我的老公有等于没有。”

他突然站起身来,站到我身后给我按起肩来。我觉得有点尴尬,猛然站了起来。他又扶我做坐下,说女人是用来疼的,不是用来干活的。

我说这辈子能有个人疼我就好了,哪像我老公,整天见不到面,什么事情也指望不上。我看着他修长的手又拉住我的手说,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是一个好女人,一个人带着孩子,真让人心痛。

我一下子感觉好像找到了一个能理解自己的人。想想这几年我一个带孩子的辛苦,婆婆对我的各种嫌弃,老公对我的不理解。眼睛泛红。又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就说今天已经很晚了,我得回去了。

随后一连几天我都会去他店里,茶楼的生意很冷清,平时也没有几个客人。

一天我照常去茶楼喝茶,发现楼下一个人都没有,这时候他从楼上下来,看他心情似乎很好,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说今天送你一个礼物吧!

我问什么礼物?他说打开看看就知道了,我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条珀金项链。

他走过来说我帮你带上吧,看合适不合适。我还没来得及推辞,他已经给我带上了。

他说去楼上吧,楼上有镜子,我和他一起沿着楼梯向上走,打开门,原来楼上是他的房间,里面打扫的很干净。

我来到镜子前,看着脖子上的项链,我想起和胖子结婚的这几年,他从来都没有送我过一件像样的礼物。他拉过我的手,把我拥入怀里。不由分说的亲吻着我,本来我有点不愿意,可是想想那个长的丑又不理解我的胖子。我最后还是妥协了,就放纵自己一次吧。一翻激情过后,我依偎在他的怀里,他说他想娶我,我心想怎么可能,我还有老公。

女儿要上幼儿园了,我的时间变得宽裕起来。闲来无事我就来这里喝茶,每次我们都会一起呆上一整天。又一次翻云覆雨过后,他对我说起茶馆的事,我想再开一个分店。我说茶馆这么冷清你还要开分店?

他说生意冷清,但是很挣钱。买茶叶的都是有经济能力的人。而且买的都是好茶。我说,那挺好的。他又说,最近在装修,缺一点装修的钱。我问他缺多少啊!他说缺五万。我想反正我自己有存款就借给他五万也不算什么。就用手机发给他五万。后来他说要进货,我陆陆续续的转给他几十万用来进货。

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更加依赖他了,没事就去他那里坐坐。

有一天胖子突然来到包子店找我,发现我不在,就问李姐老板娘去那里了?李姐小声的对他说老板娘经常去隔壁茶楼的。他以为我就是去喝茶,就走去了茶楼找我,正好看见我们手拉手从楼上下来。我看见胖子时有些惊慌失措。

他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,不给我解释的机会。回到家,他生气的对我说离婚吧!我想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妻子出轨,我很难过还是答应了。办完手续,胖子站在民政局楼梯口,他问我还有什么东西要回家拿吗?我说没有了,如果还有我的东西就扔了吧!我从他身边的楼梯口走过,头也没回,我怕一回头早已泪流满面。

虽然我不爱他,但是离婚了我的心还是很痛。我想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能忍受我这样的脾气了。突然想起胖子的好,他是一个好父亲,也是一个好儿子,更是一个好老公。他不仅脾气好,还会做饭,只要他在家我就不用做饭,不用洗衣服。他有一份稳定又高薪的工作,而且他对我很好。

离婚后我回茶馆找他,在楼下没看见他,就去二楼找他,我推了推门,门是锁着,我听见房间里面有声音,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上演动作片,我不确定是不是张明。就在门口等他,半小时后张明和一个女人出来。

我愤怒的上前质问,这个女人是谁?你为什么和她搞在一起?他说不就做个爱吗?就像吃饭一样,我爱吃面条,也爱吃大米。我听了委屈的跑了出去,我为了这个男人离了婚,在他看来我不过是一顿饭。

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去茶楼找他,想要回借给他的钱。看见门上贴着转让启示,那里早已人去楼空。我打他电话也没人接。我一个人落寞的走在大街上,心里茫然失措。忽然一辆车向我冲来,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一下子撞飞了。

我吓得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大汗淋漓。看见身边睡得正熟的女儿,我心安了下来。听见隔壁传来胖子的呼噜声,我心里突然觉得一种莫名的踏实。

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。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。